你好,欢迎来到刺猬养殖

{主关键词}
{主关键词}

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岂能被人随心所欲地推翻!?

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岂能被人随心所欲地推翻!?

  我单位是湖北省襄阳市农机推广站,刘继梅是前任站长;王洪波、夏俊涛是现任的站长和副站长。   2015年5月,湖北省襄阳市第一纪工委和襄阳市审计局、襄州区检察院经过联合调查,最后认定:我站在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中只开支了27万,就完成了培训任务,只能报销27万元。

刘继梅及其同伙当时也认可这个结论,一直都没有申诉。   但是,2016年初,在我单位搞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验收时,一些人跳出来,根据自己的需要,开始随心所欲地推翻襄阳市第一纪工委关于只能报销27万元的结论,详细情况如下:  一、刘继梅第一个跳出来,推翻了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:  2016年初,我单位搞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验收,我单位新任站长王洪波和夏俊涛让刘继梅负责验收的事。

刘继梅及其同伙乘机修改市纪委退回来的帐,往市纪委退回来的帐里加了30多万元的开支,说开支了60万元,向襄城区农业局申请报销60万元,直接推翻了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。   襄阳市第一纪工委、襄州区检察院、襄阳市审计局在2015年联合调查时,刘继梅及其同伙怎么不说开支了60万元!  二、王洪波和夏俊涛也跳出来,推翻了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:  得知刘继梅要报销60万元后,我专门找了王洪波和夏俊涛,说襄阳市第一纪工委已经查清楚了的,我单位只花了27万元就完成了培训任务,不能上报报销60万元,只能报销27万元。

  但王洪波和夏俊涛不听,明知第一纪工委已认定,我单位只花了27万元就完成了培训任务,只能报销27万元,还是让刘继梅以单位的名义做60万元的帐上报报销,推翻了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。   而且,王洪波和夏俊涛还多次明确表态,我单位不要报销的60万元,报销的60万元直接给经办人,所谓的经办人其实就是刘继梅的同伙,也就是说,多报销的30多万元归刘继梅的同伙私人得,王洪波和夏俊涛完全在拿公家的钱送人情!  三、2018年12月,襄城区农业局请第三方,审计刘继梅申请报销的60万元账目,第三方通过了审计,推翻了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。 但第三方审计没有调查每张票据的开支是否真实。   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岂能被人随心所欲地推翻!?  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的结论是国家机器动用司法人员、动用司法手段调查的结果,有很高的权威性。

只有上级机关才能否定,刘继梅、王洪波和夏俊涛没资格没权力否定;襄城区农业局及其请的第三方审计也没资格没权力否定。

刺猬养殖www.515049.com
版权所有:刺猬养殖